见见deideidei

来日方长

一身轻松!!
我快要更文了!!!
还有没有人留下来陪我一起喜欢两个小朋友呀!!!

【文霖】街角咖啡厅

小号文凑合凑合看吧,首页就别点了,没啥和崽有关的

乳酸菌酸奶.:

仿佛在给大家安利咖啡哈哈哈
 
 

  1 焦糖玛奇朵

  学校后街拐角处新开了一家咖啡厅,去品尝咖啡的基本上都是些高中生。
 
 
  踏入咖啡厅,灯光没有想象中的昏暗,反而和其他咖啡厅比明亮了许多。
 
 
  电脑放着歌曲《another day of Sun》店内的歌曲比其他的咖啡厅显得嘈杂很多,但是屋子里的人们格外的安静。
 
 
  “我要焦糖玛奇朵吧…”刘耀文抬头看着上面手写的大牌子上的饮品,不止有咖啡,奶茶花茶也不少,甚至还有一些小食。
 
 
  刘耀文把一百元的现金递了过去,接钱的是一个在刘耀文看来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儿,鼻梁上架着一副镜框,棕色的围裙和黑色的衬衫,笑容可人。
 
 
  “麻烦您稍等一下。”男孩儿说完开始动手去拿了一个咖啡杯,刘耀文回头看了眼后面的人,大家有的拿着手机上下划着,有的结伴的小声聊天不扰他人。
 
 
  没有一个人着急也没有一个人发出不耐烦的声响。
 
 
  捞出来的奶泡铺满了杯面,男孩儿灵巧的在奶泡上用焦糖画了个方格雕花。
 
 
  “那个…老板?”刘耀文小声的唤着男孩儿。
  
 
  “怎么?”男孩儿画完图案抬起了头,恰好听见刚刚点餐的男孩儿唤着自己。
 
 
  “你们这缺人手帮忙吗?我想打工。”刘耀文看男孩儿的手上有着创口贴,可能是做小食划到的。
 
 
  “你进来时没有看到门口的牌子吗?”男孩儿把正对着刘耀文,指了指玻璃窗外挂着的那块牌子,“店里不招店员,有急事的话店里不接待哦。”
 
 
  男孩儿说罢把咖啡放在刘耀文面前。
 
 
  刘耀文接过咖啡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这家店老板真有意思。
 
 
 
  2 湿卡布奇诺
 
  “来了啊。”男孩儿擦完桌子上的玻璃布,看见背着包的刘耀文放学又过来。
 
 
  “贺峻霖,我今天考试考砸了。”刘耀文在吧台旁的转椅上坐下,他现在知道老板的名字叫贺峻霖了。
 

  别人来是刷卡,刘耀文来就是刷脸了,来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在后来就每天放学后都来了。
 
 
  贺峻霖给刘耀文安排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咖啡厅的吧台旁边。
 
 
  每次来都点的饮品不一样,贺峻霖便站在那里等他说今天喝什么。
 
 
  “卡布奇诺吧。”刘耀文说到。
 
 
  他喝过贺峻霖做的卡布奇诺,第一次喝贺峻霖做的卡布奇诺时觉得味道是甜腻的,以前喝的卡布奇诺都是有很重的咖啡味,多少有些苦涩,但贺峻霖做的却是奶香盖过了咖啡苦涩的味道。
 
 
  “湿卡布?”刘耀文听贺峻霖说到,不明白的问。
 
 
  贺峻霖点了点头解释:“你不是最喜欢焦糖玛奇朵吗?喜欢甜腻的小孩口味。”说着嘴角勾到了好看的位置。
 
 
    贺峻霖拿着拉花杯在奶泡上做出树叶的图案,原本想用巧克力酱雕出一个刚练好的复杂一些的图案,可是拉花针找不到了贺峻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刘耀文嘬着咖啡上面一层显少的奶泡,虽然不喜欢听别人那么说,可是看你笑的那么好看就原谅你了。
 
 
 
  3 冰摩卡
 
  刘耀文叼着笔尾,笔被叼的上下晃着。
 
 
  “家长会而已,你要那么紧张?”贺峻霖这天没有问刘耀文想要喝些什么,就开始动手做咖啡了。
 
 
  “我前几天说了我月考没考好啊…”刘耀文的手在纸上不停的写写画画,这道题太难了他觉得自己做不出来。
 
 
  咖啡壶煮出的味道刘耀文有些分不清,但是很快就被奶味给掩盖住了,看着贺峻霖把鲜奶将要倒满一个玻璃杯,刘耀文开始好奇起来。
 
 
  “尝尝?”贺峻霖把那杯冰咖啡放到刘耀文面前,奶咖里面的冰块浮在上面却被鲜奶油覆盖,上面淋得巧克力酱很是吸引人。
 
 
  香甜润滑的味道刘耀文很喜欢,即使不愿承认自己喜欢甜食可是还是感觉这个味道很幸福,感觉不开心一下子都消除了。
 
 
  “是不是让人觉得幸福的味道?”贺峻霖问到。
 
 
  “嗯,冰摩卡?”
 
 
  “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个小屁孩什么都不知道呢。”贺峻霖笑到,听见风铃声又响了:“欢迎光临。”
 
 
  “一杯冰摩卡。”客人点了杯冰摩卡付了钱就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我才不是小屁孩,你只比我大6岁!”刘耀文不服气到,现在他更不想写作业了。
 
 
  “那还少吗?”贺峻霖很迅速的做着冰咖啡,熟练的步骤早就记在了脑海。
 
 
  “我比你高。”刘耀文拿出来了自己最后的大招。
 
 
  “还贫,”贺峻霖食指戳了下刘耀文的眉中心,把手下的那杯冰咖啡挪到贺峻霖面前:“去,给人家送过去。”
 
 
  “切…现在使唤的倒是勤快。”
 
 

  4 爱尔兰咖啡
 
  “好像要变天。”刘耀文推开了咖啡厅的门,一股风吹了进来让穿着短袖的贺峻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快关上!”贺峻霖小声吼了一句刘耀文就把门关上了,夏天而且才下午五点天就变得阴沉了。
 
 
  刘耀文坐到了自己专属的位置:“我怎么闻到了酒味儿?哎,你这咖啡…还能用高脚杯装?”
 
 
  贺峻霖笑了出来,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狗鼻子,灵着呢。
 
 
“爱尔兰咖啡,威士忌和浓缩咖啡的结合体,你可不能喝。”贺峻霖拿了个圆的棕色餐盘,把高脚杯放在了上面,“给那个坐在窗旁看书的男人,他每天都在那等男朋友。”
 
 
  “男朋友?”刘耀文有些惊奇,他不是没见过两个男人搞对象,他惊的是这话从贺峻霖嘴里说出来竟然一点波澜没有。
 
 
  贺峻霖没有回答刘耀文便去给刘耀文做今天的饮品了,刘耀文给男人把咖啡那里过去。
 
 
  男人没坐多久就和刚来的男孩儿一起离开了,刘耀文把高脚杯拿了过来,又把自己手边的摩卡一饮而尽。

 
  “贺峻霖,你带伞了吗?”刘耀文见雨慢慢的下起来了,天黑布隆冬的还时而打闪打雷,贺峻霖讨厌黑想要尽快关店回家。
 
 
  “我没带…”贺峻霖发现备用伞不见了,想起可能是上回带回家往带了回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我送你?”刘耀文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不算大的伞。
 
 
  拉了闸门,贺峻霖和刘耀文躲到了一把伞下,伞不大,即使两个人都很瘦但还是成不下两个人。
 
 
  闪电过后就是雷声,贺峻霖被雷声惊的一颤发出了小声的惊呼,像兔子一样。
 
 
  刘耀文比贺峻霖高不算太多,但还是清晰的能闻到贺峻霖身上的味道,没有男人的臭汗味,是雨水都冲不掉的咖啡的味道。
 
 
 
  5 康宝蓝
 
“吃一颗糖再喝吧。”贺峻霖给刘耀文一块太妃糖让他含在嘴里,又递来了一杯咖啡。

 
  是很小一杯,五、六口就喝完的感觉,上面的鲜奶油没有任何装饰,喝了一口融合着太妃糖,并不苦涩的味道,香甜醇美。
 
 
  “康宝蓝,好喝吗?”贺峻霖问到。
 
 
  “好喝,这一杯多少钱?”刘耀文说完准备掏钱。
 
 
  “不要你钱,昨天下雨我看见你半个身子都淋湿了。”贺峻霖今天没有带眼镜,面向刘耀文露出笑容,“赔偿你的。”
 
 
  “什么赔偿…”刘耀文不满的撇撇嘴,“我们难道不是很熟了吗?”
 
 
  “亲兄弟明算账。”贺峻霖拍了拍刘耀文的头。
 
 
  糖在嘴里快化完了,把咖啡喝完看着贺峻霖有些忙碌的身影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帮到他…
 
 
  “贺峻霖,你的围裙上有奶油。”刘耀文指着贺峻霖围裙的尾部有鲜奶油的污渍。
 
 
  今天放的歌是《city of star》,刘耀文想着贺峻霖是不是喜欢《la la land》这部电影,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做咖啡的呢?
 
 
  抹掉奶渍,贺峻霖拿着茶壶看着刘耀文:“不早告诉我?”
 
 
  刘耀文所问非所达:“下回来我试一下茶吧。”
 
 
 
  6 拿铁
 
  “今天想喝什么?”贺峻霖发现刘耀文快把店里的咖啡都喝个遍了,在刘耀文过来时遍问到。
 

  “今天人怎么那么少?”刘耀文见店里没人问到。
 
 
  “要换地方了,我这几天也要收拾收拾。”贺峻霖伸了个懒腰,这孩子还是依旧不看门口的牌子。
 
 
  “我要拿铁吧。”刘耀文坐了下来,店里没有放歌让刘耀文觉得很不习惯。
 
 
  “你就不好奇我搬去哪?”贺峻霖挤了一泵糖浆没有回头。
 
 
  刘耀文看着从外面照进来的阳光,扫视了下店里,每个桌上都有一个杯子,里面的植物浮在水中,至于原本在店里的盆栽都被搬走了。
 
 
  “你要想说自然会说的。”刘耀文说到。
 
 
  贺峻霖好奇这孩子怎么变成了这样,明明前几天还傻傻的问自己这个咖啡那个咖啡。
 
 
  在奶泡上做拉花,拉花杯里的奶顺着被波成了心形。
 
 
  “贺峻霖,你知道我最喜欢的焦糖玛奇朵的寓意吗?”刘耀文看向低着头的贺峻霖。
 
 
  “废话,你到底想说什么?”贺峻霖抬起头,把咖啡推到刘耀文面前。
 
 
  刘耀文开始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我喜欢你做的咖啡。”
 
 
  “嗯?”
 
 
  “但我更喜欢你。”
 
 
  喜欢你看人的温柔,喜欢你勾起唇角温馨的笑,喜欢你的慵懒、你的强硬、你的认真,和你的执着。
 
 
  “贺峻霖,让我陪你一起做咖啡吧?”刘耀文捧着那杯拿铁,不想破坏上面好看的图案,不长的指甲刮着杯壁。
 
 
  “好啊。”贺峻霖看着这个比自己搞了点的小朋友深情的告白忍不住答应了。
 
 
  “那我可以陪你一起做咖啡?!”刘耀文问到。
 
 
  “你不会真的只想做咖啡吧?”贺峻霖问,如果是自己意会错了那就太尴尬了。
 
 
  刘耀文摇了摇头,:“我要和你在一起!”
 
 
  贺峻霖把眼镜摘了下来:“那要先等到你高中毕业。”
 
 
 
  7 欧蕾
 
  周末的早餐来到了后街拐角这家本来快要关门的咖啡厅。
 
 
  “欢迎光临。”还是那个带着棕色围裙和黑色衣服的男孩儿在吧台收钱。
 
 
  “一杯欧蕾咖啡和火腿三明治。”我拿着钱递给了他,他找零后走到后面的小厨房不知道和谁说了些什么。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早晨的阳光照不进来,可是外面的风景却依然好,我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开看了两页。
 
 
  “小姐您的早餐。”一个面熟的男孩儿来到我的面前,把咖啡和三明治放到了我的桌上。
 
 
  “耀文,来帮忙。”戴眼镜的小老板声音不大的喊了一嗓子,被点到名的男孩儿把三明治放在桌上,说了声“慢用”就离开了。
 
 
  看着两个男孩儿的忙碌。
 
 
  我想起来高尔基的那句话:
 
 
  爱情,没有特定的法则。
 
 
 
  END.


坐上时光机,回顾我们那段时光。

查无此鱼:

也许你曾见过时光流转的样子。

 

那是衬着万千光影和浮沉飘忽而来的雾气,在无数道狂热的眼光中独树一帜的沉静;

那是带着一缕夏风解开衬衫扣子的修长双手,在燥热和烦闷中翩翩而至的清凉;

那是随着炽烈的眼神和轻微的碰撞被拽紧的手,在拥挤人潮中被臂膀搂紧的安心。

 

那不是长枪短炮留住的片刻光影,不是凭空猜测想象出来的相拥,不是用眼神和谎言就能骗过的永远。

 

那是时光流转的样子,是春分和夏至都忙着更替,是在追光灯下勾起的小指,是无数次在演播厅明目张胆的作弊,是外人看在眼里的默契,是长满青春枝杈的藤蔓名叫永恒。


现诚邀您搭乘本次时光机 和他们一起回到那个有你们在的夏天



预售注意事项

预售链接点击此处


本次合志将于八月三十日结束预售 九月二十日左右发货 

此链接是唯一购买链接 谨防受骗

购买本合志的小伙伴均有随书附赠精美明信片三张~



鸣谢本次所有参本写手 感谢你们的参与和陪伴

@同级生 

 @托特嘎 

 @山青卷白云 

 @红豆翁 

 @怪兽本兽. 

 @山头一只羊 

 @见见deideidei 

 @查无此鱼 

 @岱阳 

 @一只黑兔 

@木瓜炖盒子

 @林梚一 

 @桐子呀 

 @岚某人 


特别注意

①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如果你的家长不让看bl,请不要让家长代拍,也要注意藏好你的本QAQ

②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以后也可能不会二刷,所以要入本的要尽快


 PS.【港澳台 海外走集运的小伙伴尽量走上海这边的,海关检查比较松,国内邮费也便宜些。港澳台 海外的小伙伴直接拍链接就行,拍下后会显示集运选项,可以走集运的】 


如果读者小伙伴没有支付宝,可以微信、QQ联系我,我可以帮忙哟~



感谢陪伴 有你们真好

 


【鑫逸】有缘人

面包店小老板×侄子家教老师
主旨:平平淡淡才是真
dbq我最近打工没啥脑洞了😭
 
 
 
 
  缘分是不会断的。
 
  1.
 
 
  “小逸哥再见!”三年级的小男孩站在妈妈身边和站在门前准备离开的敖子逸利落的喊到。
 
 
 
  敖子逸叹气,看小孩儿的模样还是笑了出来,手指点着小孩儿的脑门儿:“好好复习数学,不然下次打游戏就不带你了!”
 
 
 
 
 
  自从放暑假以来敖子逸几乎每天都去这小孩儿家里给小孩儿辅导功课,也算是赚得一份零花钱。
 
 
 
  这小本生意是母亲给自己“介绍”的:“你这高三放假闲着也是闲着,你大姨有个朋友,她孙子上三年级了,想让你去帮忙补习,一小时三十,你说赚不赚?”
 
 
 
  与家的距离也不算远,敖子逸便准备徒步走回家,下午三点,知了叫的脑子发昏,不敢抬眼看天空,否则紫外线会刺的眼睛生疼。
 
 
 
  离自家小区不远的街边,新开了一家牛角包店,敖子逸因为阳光而看不清店里是个什么模样,汗也顺着额头流进衣领。
 
 
 
 
 
  2.
 
 
  “要买点什么?”一个看似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坐在收银机前放下了刚刚还在摆弄的手机,露出了营业的笑容。
 
 
 
  敖子逸推开门时门口的冷气吹的敖子逸打了个哆嗦,店里面很干净,木架子上的玻璃窗也擦的干干净净,看得出来是刚开业不久罢。
 
 
 
  “给我两个芝士的吧。”敖子逸看着玻璃窗里芝士牛角包说到。
 
 
 
  男孩站了起来,另敖子逸意想不到的是这男孩比自己高,脸也生的好看,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儿该拜倒在这男人的运动裤下。
 
 
 
  “买二送一,你还要哪个?”男孩儿戴着一次性手套拿着夹子的手在空气里夹了几下。
 
 
 
  敖子逸没想到还有这等好处,要了一个焦糖味的便追问到:“这是新店开业的优惠吗?”
 
 
 
  “才不是。”男孩把袋子递给敖子逸:“我只送给好看的人。”
 
 
 
 
 
  3.
 
 
  “还要芝士的?”
 
 
 
  临近关店的时间,敖子逸又跑来了这家牛角包店,上次买的牛角包也是一下子抓住了敖子逸的胃。
 
 
 
  作为c市人,敖子逸从小一直是无辣不欢的状态,但这回有咸有甜而且不腻的芝士牛角包竟出奇的符合敖子逸的胃口。
 
 
 
  “没了撒?”敖子逸问到。
 
 
 
  “要不试试其他的?”男孩儿说着把自己的手机放到敖子逸的面前,“加一下我微信,下回你要来的话我给你留?”
 
 
 
  “也行。”敖子逸说完拿微信扫了一下男孩的手机,并且打上了名字。
 
 
 
  拎着奥利奥味的牛角包,敖子逸还是忍不住的失望,不过考虑到牛角包即将关店,也便没有过多的说出什么。
 
 
 
  只有到家后才看见的那条对方放来的微信。
 
 
 
  牛角包 略略略:
 
 
  ——我叫丁程鑫
 
  ——下回你想吃什么味的提前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做。
 
 
 
 
 
  4.
 
 
  平平淡淡才是真。
 
 
 
  刚做完家教不久,手捧着一杯coco的芒果益菌多踏进了牛角包店,敖子逸已经习惯了买两个牛角包回家吃的日子了。
 
 
 
  “怎么这回不好好招待?”敖子逸自觉的坐在了丁程鑫旁边的椅子上,这椅子敖子逸一直不知道是谁的位置,反倒是丁程鑫让敖子逸闲的没事就来坐坐,自己待着也无聊。
 
 
 
  丁程鑫把玩着手机里的游戏,游戏人物在机场打打闹闹,直到坐上飞机往前行驶。
 
 
 
  “会玩吗?”丁程鑫问敖子逸。
 
 
 
  “废话,我曾经的梦想可是成为电竞选手呢!”敖子逸嘚瑟的样子丁程鑫表现得习以为常,把手机递给了敖子逸,“帮我玩儿会儿,我去给你拿新出炉的牛角包。”
 
 
 
  再接再厉,下次吃鸡。
 
 
 
  八个字出现在屏幕上,最终还是得了一个第二,没有躲过敌人的98k。
 
 
 
  “行了,别吃鸡了,吃牛角包吗?”
 
 
 
  仿佛是热狗的造型,一个牛角包就看似热量很高,但敖子逸又不怕这些,一口咬下去还是把幸福洋溢在脸上。
 
 
 
  丁程鑫看着敖子逸吃的开心。
 
 
 
  “你笑起来的样子可是又傻又可爱。”
 
 
 
 
    5.
 
 
  “小逸就留下来吃晚饭吧,我弟一会儿也过来吃。”丁程沁看儿子想要补习老师留下吃饭也便随了儿子的意,谁让这个男孩儿和自己弟弟一样很招人喜欢呢。
 
 
 
  敖子逸实在退脱不开也便留下来吃饭了,和自己教课的小同学打游戏期间还给丁程鑫发了句话:“我今天就不过去了,留同学家里吃饭了。”
 
 
 
  出一分钟就得到了丁程鑫的答复:“好巧,我也有点事要早点关门。”
 
 
 
  “粽子,舅舅回来啦!”门锁扭开后敖子逸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啥呀,原来你是他舅舅呀!”敖子逸看到丁程鑫以后不免有些嫌弃这个每天晚上与自己共同打游戏的人。
 
 
 
  “他叫你哥哥,叫我舅舅,那你是不是应该也随辈分叫我舅舅?”丁程鑫的语气里不免有些调戏的意味。
 
 
 
  “哈?”
 
 
 
 
 
  6.
 
 
  开学季敖子逸虽然还有些舍不得,但对大学生的日子是什么样的自然还是有所期待。
 
 
 
  学校在离c市不远的a市,最让敖子逸意想不到的是在近宿舍的时候又看见了这个与自己半夜打游戏、每天会做牛角包的有闲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你!”敖子逸把行李箱塞在了桌子旁边。
 
 
 
  “那不也只缠着你?”
 
 
 
  “你上学了那你的店怎么办?”
 
 
 
  “那又不是我开的店,是我爸的店,我只是暑假去帮忙的好吗?”丁程鑫笑到。
 
 
 
  “对了,”丁程鑫继续说到,“我姐说明天你还得给侄子补习功课,她指定的你。”
 
 
 
  “那我巴不得挣点外快呢。”敖子逸说。
 
 
 
  “那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同学。”丁程鑫伸出手。
 
 
 
  “多多指教,有缘人。”敖子逸说着握了上去。
 
 
 
 
 
  END.
 
  要注意身边的缘分啊 一定不要错过。
 

晚安,今天18岁了,以后一起努力吧

欢迎乘坐时光机,我们将携程与您一同穿梭过去,探索未来。

【鑫逸】信赖与依靠

 
※双总裁+竹马竹马
 
※和上班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我没上过班没见识别当真!
 
※※※巨ooc  别当真
 
  (宝贝们求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不然明天我不能确保我的脑袋还在颈子上🙇
 
 
 
 
 
  两个人的感情如果出了偏差,有时候是因为没能信赖你,有时候是因为没能依靠你,有时候却只是差这一句我爱你。
 
 
 
——————————————————
 
 
 
  “今天晚上的会议还是取消了吧。”丁程鑫把面前辰鑫传媒有限公司新一批的简历扫了两眼扔出了几个在贺峻霖面前,其余的摆在自己面前。单子上无一都是一些无路可走的设计师硬着头皮投的简历,真正算得上是设计师的也没两个。
 
 
 
  “可是哥,这个…”贺峻霖从桌上拿起那几分简历看似有些为难,丁程鑫虽然是作为辰鑫传媒的老板,可是任何事情还是需要和股东商讨一下的,这内定的几个人算是什么一回事。
 
 
 
  “你知道那几个古板的老东西的眼光,你确定我还要和他们来一起商讨现在社会的眼光吗?”丁程鑫有些不屑,他其实不是很喜欢现在做的行业,成为老板,也只不过是了了在天堂的父亲一个未完的心愿罢了。
 
 
 
  反正公司也日益壮大,股份制度的那些老大爷也可以让他们拍拍裤子走人了。
 
 
 

  “好吧鑫哥,那我去通知他们过几天来上班,今天晚上是有什么安排吗?”贺峻霖见丁程鑫站了起来看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
 
 
 
  贺峻霖没有得到丁程鑫的答复,看着丁程鑫套上了他自己的皮夹克,说来也怪,大老板不都是西装革履的吗,自家老板反倒是每天穿的和公司里那些新来的模特一样。
 
 
 
  丁程鑫把手机从口袋里摸了出来,看着屏幕那头的人问他几点到时忍俊不禁的露出柔和的笑,是和别家老板见面时营业式的笑完全不一样的。
 
 
 
  “小贺你今天加会儿班帮我把桌上那几份档案完善一下,”丁程鑫伸手从贺峻霖的办公桌上拿走了车钥匙揣在口袋里,又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了贺峻霖:“我跟逸飞的大老板去喝两杯。”
 
 
 
  “鑫哥…逸飞的大老板不是……”贺峻霖还没说完就被关门声给吓回来了,手里的兰博基尼限量跑车的钥匙感觉有些烫手,丁程鑫如果开着自己那辆不值钱的新款现代吉普出去必定又是去什么大排档了,贺峻霖把车钥匙放回了丁程鑫的桌上又把那几份档案拿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今天还是久违的坐公交回家吧…”
 
 
 
 
 
  甚至算不上大排档,只是一家小本买卖的烧烤店,店主是一个不大的男孩儿,只是这烧烤店没有过多的油烟,甚至干净的不得了,以至于有洁癖的丁程鑫才愿意来这里饱餐一顿。
 
 
 
  “老丁儿!”在挨着玻璃的角落,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挥着手,动作和他们初中的时候没有任何差别。
 
 
 
  丁程鑫在男人对面坐下,这男人便是逸豪的老板,也是自己的竹马竹马——敖子逸。
 
 
 
  这家店的结账方式是微信以及银行卡,用微信扫一下桌角二维码便出来很多标记着数量的食物,这种“麻烦事儿”无一都是丁程鑫来办。
 
 
 
  “你吃什么?”丁程鑫问到。
 
 
 
  “你都知道的。”敖子逸说完点开了自己的手机无线的往下刷。
 
 
 
  敖子逸虽然拿着手机刷着朋友圈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的瞟向丁程鑫,他喜欢丁程鑫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一见钟情?哦不,是日久生情罢了,本以为只是单纯的依赖和过于完美的友情以及对他的仰慕之情,却偏偏逐渐的变成了爱情。
 
 
 
  时光荏苒,从初中到现在他们似乎已经认识14年了,他们出现在对方目前一半以上的人生里了。
 
 
 
  丁程鑫似乎发现了敖子逸炽热的视线,那眼神就像那年的夏天,敖子逸的母亲教两个人做咖啡时一模一样,敖子逸那傻傻的笑情不自禁的挂在脸上。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丁程鑫摸了摸自己的脸。
 
 
 
  “有帅气。”敖子逸正经的说着。
 
 
 
  丁程鑫被他逗笑了:“就你会贫。”
 
 
 
    “对了老丁儿,我缺了一个生活必需品。”敖子逸说着的模样像是真的很缺少一样东西。
 
 
 
  丁程鑫自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便问到。
 
 
 
  “缺了什么?”丁程鑫问到。
 
 
 
  “缺了你。”敖子逸说完自己傻愣愣的笑了起来。
 
 
 
  “敖子逸,我们以后还是去吃面吧。”丁程鑫说到。
 
 
 
  敖子逸自然而然的认为丁程鑫说的是哪家面馆了,问到:“什么面?”
 
 
 
  “你的心里面。”丁程鑫说到。
 
 
 
  敖子逸听了耳根还是红了,脸颊上甚至有了些绯红,却依旧一脸嫌弃:“丁程鑫儿你好土啊!”
 
 
 
  丁程鑫听完敖子逸的话还是不禁的调侃:“敖子逸你热吗?”
 
 
 
  好在烧烤上的快,两个人还没聊几句食物便差不多上齐了。
 
 
 
  “火腿肠、苞谷、土豆…都是你喜欢的。”丁程鑫说着。
 
 
 
  敖子逸咬了一口火腿肠,咀嚼的速度肉眼可见的慢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不好吃?”丁程鑫问到,他很少见敖子逸对火腿肠没有热情。
 
 
 
  “没,很好吃。”敖子逸咽下那口火腿肠嘟囔着,他今天找丁程鑫确实有一事相求,只是因为关系很好所以不知应该从何开口了。
 
 
 
  “怎么了?”丁程鑫看出了敖子逸像是有疑难便问了出来,“都是好兄弟,能帮尽量帮。”
 
 
 
  丁程鑫这话就像是变着法的拒绝敖子逸的感情。公司因金融危机亏损了八千万这种话敖子逸还是不忍开口,不到迫不得已他怎么会找丁程鑫呢。
 
 
 
  “老丁,我是不是个不适合做生意的料?”敖子逸完全没有了食欲,空着胃口硬生生的只灌进肚子里一瓶啤酒。
 
 
 
  “哪有适合不适合,意外随时会有,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丁程鑫见敖子逸不吃饭自己便也放下了筷子。
 
 
 
  丁程鑫是知道敖子逸公司的事情的,毕竟是市区里的大公司,一传十十传百,自然也都传进了别人的耳朵,无论是辱骂敖子逸这个老板做的不好的还是认为这个老板可怜的,丁程鑫却完全没有生气。
 
 
 
  丁程鑫在赌,赌敖子逸会来找自己,赌敖子逸会向自己说明白这件事。
 
 
 
  赌敖子逸需要自己。
 
 
 
  丁程鑫一直都知道敖子逸喜欢自己,从自己喜欢敖子逸那天察觉到的,甚至在自己面前有什么疑难都会用完美的演技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和胆怯。
 
 
 
  敖子逸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这顿饭吃的还是闷闷不乐的,本来再次相遇的美好被寂静的气氛而支离破碎了。
 
 
 
  丁程鑫也喝了酒所以车是不能开了,和敖子逸分别打了车回家。
 
 
 
 
 
  到家得丁程鑫鞋都没脱踩着木地板踱步坐在了沙发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不知是疲倦还是想哭,疲倦是他为敖子逸觉得累,想哭是他心疼敖子逸。
 
 
 
  敖子逸躺在床上,那两瓶酒根本不至于让人醉,都说酒后耍酒疯的不是醉而是装醉,早知道就装醉和丁程鑫酒后乱性了,这样丁程鑫就可以负责,甚至帮自己挽救公司了,不过这样做是不是太小人了。
 
 
 
  手不小心压到了手机,传出来的是熟悉的音乐。
 
 
 
  还记得两个人初中大的年级凑在一起讨论报哪个社团,敖子逸想要跳街舞,丁程鑫却看样子是没个准确目标便陪敖子逸一起去了舞蹈社,最后的文艺汇演两个人便用这首曲子做了伴奏。
 
 
 
  丁程鑫明明想要学吉他的,怎么就来跳舞了呢…14岁的敖子逸不知道但是26岁的敖子逸是清楚的。
 
 
 
  他们是两个胆小的人,他们把喜欢都藏匿于心了,从小就被朋友著称默契的他们这回也默契的没有表达出来。
 
 
 
  调整好呼吸的丁程鑫拨通了敖子逸的电话,手机对面的人几乎是立马的接了电话。
 
 
 
  “丁程鑫儿。”
 
  “敖子逸。”
 
 
 
  两个人依旧默契。
 
 
 
  “你先说吧。”丁程鑫说到,他现在明白不应该希望自尊心那么强的敖子逸需要自己了,是自己需要他罢了。
 
 
 
  “丁程鑫儿,我需要你。”话语中的鉴定和小时候向老师保证两天学下来一支舞时的语气一样。
 
 
 
  “你早应该找我了。”丁程鑫闭着眼说到,他至少得到了他的信任与依赖。
 
 
 
  敖子逸似乎才读懂丁程鑫的心,有些愧疚:“丁程鑫,对不起。”
 
 
 
  “敖子逸,我爱你。”
 
 
 
  end.
 
 
  “以后让我来保护你吧。”
 
 
 
 

五年都过来了你也不会怕什么。
你肯定知道我们爱你。

你会出现在我的面前的,对吧?

【泗源】被剧终的音符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BGM:李霄云——《被剧终的音符》
 
 
 
——————————————————
 
 
>被剧终的音符
从来在笑声中安静守候

 
 
 
  又听见那个声音了。
 
 
 
  陈泗旭拿着社团报名表的手止不住的轻颤,声音清脆悦耳,和在阴天里掀开那片乌云时露出的蓝天白云。
 
 
 
  “社团你们可以随意报,这周的社团活动已经开始了,每周二周五的下午是社团活动时间,要说的就那么多,接下来可以去报名。”班主任翻着学校批下来的通知,她越发觉得不服,高中生这么多课余时间岂不是会变得散漫。
 
 
 
  陈泗旭一意孤行的在教学楼里漫无目的的走,倘若有归宅社那将会是他的首选,只可惜这学校里不可能有这样的社团。
 
 
 
  [冷漠的人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让我不低头 更精彩的活]
 
 
 
  声音从不远的音乐教室传来,陈泗旭纳闷,这样有穿透力的声音果然会使得墙隔音不好吗?当然是开玩笑的。
 
 
 
  陈泗旭站在门外观望,音乐教室的窗户很人性化,竖着的玻璃占了门的四分之一,门外的人自然是很明显的存在。
 
 
 
  屋子里老师背对着陈泗旭似乎在对那唱歌的人指导些什么。
 
 
 
  那男生点点头,眼睛里闪着坚毅的目光,虚心的接受着老师说的一切。
 
 
 
  屋子里坐的人不多,三三两两也才十个出头,要是合唱队的话这人数是不可能了,要是练独唱也不至于那么多人吧。
 
 
 
  陈泗旭想着,看到老师和那个男孩儿一块儿出来了,陈泗旭躲在一旁等老师离开后才松了口气。
 
 
 
  “看的满意吗?”男生问到。
 
 
 
  “你唱歌很好听。”陈泗旭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话。
 
 
 
  男生听了这话一愣,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到看见了陈泗旭手中的社团报名表问到:“高一的?”
 
 
 
  “嗯。”陈泗旭推了下眼镜,他确实也很喜欢音乐可是这别扭的性格使得很少有人靠近自己。
 
 
 
  “进来坐?”男生像是邀请别人来自己家一样的自然,问着陈泗旭,那男生脸上露出的笑容是那么的好看。
 
 
 
 
 
>被剧终的音符
是它画在五线谱的人生

 
 
 
  他是社长,名字叫张真源,陈泗旭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加入了音乐社团。
 
 
 
  “要是唱歌的话为什么不去声乐社团?”陈泗旭被张真源从班里叫出来一起去吃午饭时陈泗旭问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幼稚的问题。
 
 
 
  “声乐社人很多啊,而且在音乐社学到的东西也更多。”张真源夹起块肉看着这个比自己小的男孩儿说到,“你也是很厉害,老师让进音乐社的标准可是很高的。”
 
 
 
  从小学喜欢唱歌的陈泗旭对唱歌没在怕的,不过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声音和张真源的声音是截然不同的两种。
 
 
 
  “说到底声乐社每月要考试,合唱队总会有表演,只有音乐社比较闲。”陈泗旭起初进来音乐社确实是为了省事儿,不用每周费心费力的练习。
 
 
 
  可是现在似乎改变了,因为面前这个人。
 
 
 
  “泗旭,”张真源说到,看着陈泗旭饭盒旁的五线谱上那些符号,“来音乐社可不是混日子的。”
 

 
  “我知道。”否则身边的谱子是个什么事儿呢。
  
 
 
  “第六周老师要测试,要不要唱歌?”张真源有那么点小兴奋,他前几天听说陈泗旭会弹吉他,音乐社其他人有会钢琴的有会架子鼓的,偏偏就是没个人有吉他合奏。
 
 
 
  陈泗旭戳着饭盒里的饭问:“你想唱什么?”
 
 
 
  “蔡健雅的别找我麻烦。”
 
 
 

 
>被剧终的音符
没有人会提起
他的伤心编剧

 
 
 
  再摸起吉他的陈泗旭不禁叹了口气,这吉他得有几个月没碰了,陈泗旭拨了下琴弦开始调音。
 
 
 
  张真源还挺厉害的,自己来谱一首歌的曲子。
 
 
 
 
 
  [乌云乌云快走开,你可知道我不常带把伞
 
  带把伞
 
  乌云乌云快走开,感觉你在挑战我的乐观
 
  的乐观
 
  你还想怎么样
 
  搞得我快抓住
 
  求你帮个忙
 
  乌云乌云别找我麻烦]
 
 
 
  “和音有点弱,但是已经很突出了,弹唱的也不错,继续努力。”老师的笑容似乎表示的是很满意,这个周五也便那么过去了。
 

 
 
 
  “泗旭,你有没有梦想啊。”张真源和陈泗旭并排坐在音乐教室,窗户外的天很蓝,阳光也刺眼,这种天气让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陈泗旭说不出来梦想,他喜欢做的确实不少,但似乎都中途放弃了,这琴也是过去了一段时间才继续练起来的。
 
 
 
  “你想做什么?”陈泗旭问,都说了只是梦想,但又不一定会实现。
 
 
 
  “一直可以唱歌吧。”张真源握紧了手里的谱子答到。
 
 
 

 
>被剧终的音符
细心记载你留下的声调

 
 
 
  [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
 
  我改换蓑衣 回中原
 
  放下西凉 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 王宝钏
 
 
  我改换蓑衣 回中原
 
  放下西凉 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 王宝钏]
 
 
 
  周二那天,张真源来到社团教室的时候便听到了教室里穿出熟悉的声音,即使一曲终了也似是环绕着袅袅余音。
 
 
 
  “你还是很喜欢唱歌嘛。”张真源放下吉他立在了一旁。
 
 
 
  陈泗旭不明白了,和张真源与生俱来的默契到底是因为什么。
 
 
 
  就像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加入音乐社团一样,起初只是为了省事方便,后来却意味不明了。
 
 
 
  这个社团的大家真的就像家一样,每次在这个教室表演就像一个小型的聚会,而老师就是那个发起人。
 
 
 
  他喜欢这个教室的大家也喜欢这个不拘束的老师,他喜欢张真源也喜欢张真源在表演时运筹帷幄的微笑和坚毅的神色。
 
 
 
  你的声音你的坚韧你的努力和你的梦想,恐怕这就是我的梦想了。
 
 
 
 
 
>被剧终的音符
再越难就会越走越响亮

 
 
 
  天气压的喘不过气,灰蒙蒙的一片也不见会下几滴雨,张真源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是周五的下午,陈泗旭没有来。
 
 
 
  再一问身边的人才得知泗旭已经退社了。
 
 
 
  “退社是什么意思?”张真源问到,“他不是很喜欢唱歌吗?而且退社为什么没有通知我这个社长?”
 
 
 
  “我也不知道…”男生说实话还蛮怕这个社长的,毕竟温柔的人生起气来听说很可怕。
 
 
 
  张真源叹了口气,他不喜欢身边的人不打声招呼就一走了之,更何况是和自己关系好的不得了的陈泗旭。
 
 
 
  ——泗旭?
  张真源发了消息给陈泗旭,不想当面说也就只能这样了。
 
 
 
  ——…
  ——怎么?
  陈泗旭回的很快。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我不想唱歌了。
 
 
 
  ——理由?
 
 
 
  ——你想劝我?
 
 
 
  ——因为你喜欢唱歌。
 
 
 
 
 
>被剧终的音符
全部绘成眼泪
留给你的旋律

 
 
 
  周五开始阴沉的天气一直没有好转,直到周二,大雨冲刷了这个世界的愤气。
 
 
 
  雨过天晴,下午又要去社团活动了,陈泗旭会不会来呢。张真源坐在食堂的椅子上从窗子望向音乐教室的方向。
 
 
 
  陈泗旭坐在音乐教室,擦试着吉他的表面,嘴里哼着那首与张真源合唱过的歌——白色森林。
 
 
 
  曾经无数次的想要放弃是张真源给了自己力量。他喜欢唱歌。也确实得喜欢张真源这个人。
 
 
 
  并非救赎,只是张真源让陈泗旭想明白陈泗旭需要的是什么,陈泗旭想要的是什么。
 
 
 
  “冰雪萦绕…”
 
 
 
  唱到最后一个音便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而后传来的他放心的声音。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回来继续拼凑我们没有剧终的音符。
 
 
 
 
  end.

敖子逸

 
 
睁开眼的瞬间窗外的雪飘着,听妈妈说那是在入冬的时候下的第一场大雪。
 
 
在温室里成长的他没有想过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男孩这个月就10岁了,她跟在妈妈的后面有些胆怯的走着,装着星星的眼睛四处的瞟。
 
 
上回那个追着他几条街的人就坐在那个简陋的屋子里的椅子上。
 
 
这地方环境虽然不太好老师也比较严格,可是男孩儿交到了好多的朋友,不自觉的想着以后得日子会是多么美好。
 
 
压腿的他不会有任何怨言,他坚信着别人能做的自己肯定也能做到。
 
 
本以为的顺风顺水逐渐变成风雨交加。
 
 
当初傻傻的在镜头前笑着以为身边的朋友不会离去的男孩儿发现这个练习室只有五个人了。
 
 
《中二练习室》的拍摄也草草的一集结束,这个故事在那个粉衣男孩儿离开的那天就不在继续了。
 
 
当初在讲台词时的玩笑也逐渐变少了。
 
 
“值得体验的X件事!”四个小孩手臂比了一个大大的叉,笑容洋溢在脸上仿佛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小孩子记得些什么?大人们总那么说。
 

男孩儿从来没有反驳过,因为他什么都记得,他也相信身边那几个人肯定也记得。
 
 
又来了几个新的小朋友。
 
 
再次用笑容迎接他们,却不清楚多久之后时不时会再次分别。
 
 
他们开始组织月考了,每个月的考试都会有唱歌的,男孩儿唱歌时的紧张导致的跑调完完全全的录在视频里。
 
 
被数量不多的粉丝们一边鼓励一边笑让男孩变得更害羞了。
 
 
一次的团体小综艺,在那个屋子里有一个KTV,争争抢抢男孩儿拿到麦和另一个男生一起唱了首歌,歌名是《宁夏》。
 
 
看着别人的评论男孩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从而很少开口唱歌了。
 
 
舞蹈这种东西男孩儿在到这里以前还没有尝试过,被粉丝称为舞担和跳舞有魅力的男孩儿禁不住的开心,因为他也非常非常的喜欢跳舞呢!
 
 
为什么要拼搏呢?
 
 
六月的月考男孩儿茫然的看着发生了的一切,抱着那个开始流泪的年龄小了一些的男孩儿,让他不要哭。
 
 
男孩儿何尝不想哭呢,可是他对自己说要坚强。
 
 
十一个人,少了两个也便变成了九个人。
 
 
他们会回来的,本来这样告诉自己的男孩儿在北京过得并不算特别的顺心。
 
 
九月度过了,迎来的是十月,那个黑色的一个月。
 
 
男孩儿被停训了。
 
 
当男孩儿回来后的不久这个家仿佛破碎了,就像2015年那样,这个家再一次不完整了。
 
 
男孩儿没有表现出难过,相反的在车上一成不变的用着那些梗来逗大家笑。
 
 
空荡的练习室只有五个人,和那时候一样只有五个人,可差别是人不一样了,环境也不一样了。
 
 
这个家是五个人再次撑下来的,男孩儿和四个朋友一起参与了《天天向上》的录制,又去了洛阳一起逛夜市。
 
 
五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快乐。
 
 
半年后再次迎来了一批人,他们有的是素人,有的是久经沙场的人,也有音乐特别好的人。
 
 
男孩儿和四个伙伴很快就适应了人再次多起来的练习室。
 
 
他们举办了夏日嘉年华参加了快乐大本营又举办了冬日嘉年华,无一不是他们进步的象征。
 
 
粉丝们说我唱歌进步了,真开心!男孩儿想着不禁笑了出来。
 
 
自制的短剧好评如潮,男孩儿还总被三爷长三爷短的称呼他心里忍不住的美起来。
 
 
12月底,伙伴们陪伴男孩儿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那个蛋糕不是特别重要,每个人端着碗围着一个盆吃火锅的日子。
 
 
对了,男孩儿那天晚上还被吓到了呢。
 
 
他们开始在各地巡回演出他们的小型自制综艺,粉丝们梗也越来越多,男孩儿也理了什么叫做花路。
 
 
男孩儿没事儿就翻一翻手机,在群里和大家刷起表情包,然后聊一些有的没的。
 
 
18年了,本来走下坡路的他们逐渐的粉丝越来越多,进入了大家的眼中。
 
 
只是不知道怎么了,越发努力的他似乎不被公司看中了。
 
 
编排的节目逐渐的少之又少,花絮中的他镜头也不过几秒。
 
 
男孩儿没有开口问,只是憋住眼角的泪花不让它流下来。
 
 
我想和他们一起出道。
 
 
我想要继续跳舞。
 
 
我想站在舞台上。
 
 
这个愿望,还可以实现吗?
 
 
 
——————————————————
 
把我看到的和一些私人想法写到里面了,
我只是觉得这五年不值。